首页 资讯 思想 生活 互动 视频 专栏 记事本 权威发布
首页 > 专栏 > 列表

迁坟(节选一)


李拥军
  陈福贵家的日子过得不平顺,烦心的事儿不断,大难小祸时有发生。福贵老婆宋牡丹爱嘟囔,硬说是坟的问题,说阴阳先生看的穴位不对。福贵不同意她的观点,反驳:“你懂个啥!那块地里的坟多了,全村人死了都往那埋,一家挨着一家,埋得实实的,又不是咱一家,人家为什么都平顺着?”牡丹说:“穴差一步哩!我早就让活神看过了,你大你妈的坟穴就是不好,对后人不利!得赶紧迁!”陈福贵有知识、有文化,相信科学,坚持事在人为,坚决不信迷信这一套,死活就是不迁。 
  牛死人亡 
  福贵17岁那年,父亲给生产队犁地,犁的是坡地,才下过雨,牛脚一滑,没有站稳,滚下了沟。父亲情急之下,扑去追赶,没有拽住,也跟着跳了下去,牛摔死了,他也没了命。 
  生产队里有个饲养室,饲养室里有四孔大窑洞,窑洞的墙壁上写着醒目的八个大字“残害耕牛,罪大恶极”。这让村里所有的人都知道牛是生产队的宝贝,是社员们的命根子!得爱护它们,保护好它们。 
  饲养室里总共有60多头牲口,有骡子、驴和牛。牛占绝大多数,有黄牛、黑牛、灰牛、花牛。这些牛有乳牛、犍牛和种牛,乳牛就是母牛,犍牛和种牛都是公牛,犍牛是阉割了的公牛,没有了生育能力,种牛是专门用来配种的。两头种牛负责着整个饲养室牛的传种接代使命。 
  一头种牛叫壮棒,一头种牛叫毛sa。壮棒正值壮年,骨架宽大,肌肉强健,浑身滚圆。这牛脾气暴躁,生性凶猛,争强好斗。壮棒毛色发黄,一条粗长的尾巴不停地甩来甩去,标示着十米范围之内是它的地盘,若是不小心让它的尾巴扫上,准会爆起一缕青筋。它的两只犄角粗壮结实,是典型的秦川牛,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!毛sa体型高大,长川秀溜,凶悍好斗,威风凛凛,一身灰色的皮毛,一看就不是本地品种,尤其那长而尖的犄角,就像张开的弓,宣示着这里的一切都在它的射程范围之内,看着就让人胆战。毛sa比壮棒高大,壮棒比毛sa结实,毛sa犄角尖长、弯曲,壮棒犄角粗壮,端直。这两头种牛是一对死敌,见面就牴,牴下了仇,经常大打出手,势不两立。尤其是在有母牛发情的时候,它们就醋意大发,拼个你死我活,若是牴开仗了十几个壮劳力都阻不住,驱不离,强拉不开。 
  饲养员们为了不让它们发生冲突,把它们分开圈养,尽可能的离远一点。壮棒被养在南头窑洞,由老王负责;毛sa被养在北头窑洞里,由老焦负责。给它们两个都是独槽,精饲料喂养。下了槽后,壮棒被拴在最南头的一根方石柱子上;毛sa被拴在最北边的老槐树上。它们之间距离有一百多米远,间隔了所有饲养室的头牯(牛和驴、骡等牲口的统称)。饲养员尽可能的把它们分隔开来,以免它们仇牛相见你抽我咧。壮棒和毛sa是不用下地干活的,是用来配种的,再说也没有人能驾驭得了它们。每当其它牲口都下了地的时候,这两头公牛就能相互瞥见,结下深仇的它们经常怒目圆睁,踢腿、刨足、拽缰绳,恨不得一个把一个弄死! 
  一天刚下过雨,牲口们都不用下地干活,就被拴在饲养室的场地上休息。到了饭时,饲养员们都去回家吃饭。靠近毛sa的一头母牛发了情,毛sa硬是拽断了缰绳,和母牛交欢。壮棒看到此情景,醋意大发,刨蹄子甩尾,绕着石桩来回地转圈圈,就是脱不了身,都快急疯了,干着急没办法。壮棒急红了眼,眼珠子瞪得像灯泡,不愿正面瞧对方,而是怒目斜视。只见它肩背拱起,鬃毛竖直,脖子歪扭,像寻死一样一头撞向石柱。“咔”一声,石柱被从根底齐茬撞断,壮棒拖着石柱直奔毛sa。毛sa和母牛被一同牴倒在地。壮棒冲得过猛!牴得太狠!以至于缰绳拖着的石桩都飞了起来,石桩落下的时候不偏不斜正好塌在了毛sa额头的死穴处,就像西班牙斗牛士给倒地垂死挣扎的斗牛补上的最后一剑,毛sa四蹄蹬直,翻着白眼。壮棒仍不甘休,继续猛牴!人们闻讯赶来,拽开壮棒,毛sa却早已没有了气息。 
  因为看管不严,导致壮棒牴死了毛sa,“残害耕牛,罪大恶极!”队长立即召开社员大会,老王和老焦站在台子上,低着头接受社员们一个接一个地批斗。队长觉得闯了大祸,不敢怠慢,赶紧派人上报乡里,乡里上报县里,县上要派人来抓老王和老焦去坐牢!老王、老焦吓得半死,老王借上厕所之际,从厕所粪坑钻了出去,跳了水窖。老王死了,死了还不让进公墓,子女们只得把老王草草地埋在了荒山野坡之上。 
  毛sa死了之后,壮棒称心如意了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铲除了肉中钉眼中刺,再也没有谁和它一争高下,所有的牛对它都是毕恭毕敬,它成了当之无愧的王者。饲养员给它重新立了一个更粗的石桩,把它拴在了饲养室院子的正中央,它独自一个肩负起了所有牛群的传种接代重担。没有了竞争的它变得不思进取,性情懒惰,精神颓废。时间不长,它不堪重负,身体每况愈下,时常能看到配种的母牛到它身边,它都懒得动。公社兽医站的同志从遗传角度考虑,认为一头种牛对未来牛群的发展很不利,建议生产队长重新选取两头种牛。于是队长又精心选了两个公牛犊,一个是毛sa的后代叫灰毛,一个是壮棒的后代叫黄毛,这两头公牛不准备阉割,要培育成种牛,所以对这两头牛犊细心照看,认真培养。壮棒失去了利用价值,慢慢的被冷落了,饲料一天天被减少,它变得骨瘦如柴,一天它终于倒在了毛sa后代灰毛的尖角下。 
  陈富贵的父亲老陈是生产队的犁地能手,只要有犁地的活队长就必安排他去。老陈老实忠厚,爱牛如命。一天刚下过雨,队里趁墒急着点玉米。有一块坡地,不好犁,队长认为他是把式,安排他去。坡陡地滑,非常难犁,老陈小心翼翼,鼓足了全身的劲按着犁辕,头上不停地冒汗,两腿在不住地打颤,衣服都湿透了。突然牛脚一滑,没有站稳,滚下了坡。老陈急忙追赶,没有拽住,牛摔下了沟,老陈跟着跳了下去,牛摔死了,老陈也没了命。 
  父亲走时留下三个孩子,福贵是老大,还有两个妹妹,大妹妹名叫陈福莲,小妹妹名叫陈福花。自打父亲走后,母亲就一病不起,日子过得异常艰辛。当时福贵还在读高中,他学习很好,是班上的前一、二名,又是个孝子,百善孝为先,为了照顾母亲他就只有放弃学业。福贵四处求医问药,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,欠了一屁股的债,也没有挽回母亲的生命。母亲去世了,福贵买不起棺材。还是亲戚、乡邻凑了几个钱,帮他在山里买了一口最便宜的桐木棺材。棺材很小,像是小孩的,也很削薄,以至于睡不下身材高大的母亲。入殓那天,福贵哭得死去活来,抱着母亲的遗体:“妈,儿子没有办法!咱穷啊!买不起呀!只能委屈你了,等我把日子过好了,一定要给你买一口又大又好的柏木二五子,好好地再厚葬你。”就这样福贵母亲被蜷缩着压进了棺材、钉上了棺盖。 
  出殡那天,棺材还没有抬出家门就散了架。邻居们赶紧找来了铁丝,把棺材捆上、拧紧,捆了三道,中间一道,两头各一道。凑合着把棺材抬到公墓,埋在了福贵父亲的右边(西边),算是父母两个合葬了。 
  母亲去世之后,福贵带着两个妹妹相依为命,日子依然过的紧巴巴的。 
   陈福莲的婚事 
  母亲去世后,陈福莲坚持读完小学,小学毕了业就没有去上初中,回家肩负起母亲的重担,在家缝衣做饭,干些家务和农活。福莲身材高大,浓眉大眼,皮肤白净,性格开朗,说话声音清脆,一说二笑,是个直爽、单纯的女孩。18岁那年,本村人称三婆的媒婆看中了福莲,把福莲说给了她娘家侄子。 
  三婆的娘家在四十里之外的北村,是个小山村,她侄子二十五岁了,还没有找下合适的媳妇。三婆瞄准了福莲,觉得福莲是个合适人选。三婆是出了名的媒婆,说成了好多媒,说媒是积德行善之举,她因此而受许多人敬重。小伙找不下媳妇的,姑娘嫁不出去的,找她牵线搭桥,就都会如愿以偿。她能说会道,能把黑的说成白的,还能把白的说成黑的,用她村里人话说,都能把树上的鸟儿说下来。条件相差悬殊的,她总是贬低条件好的,抬高条件差的,再难说的媒经她撮合,几乎都能喜结良缘。 
  她对福莲说:“山里好,山里空气新鲜,山里冬暖夏凉。山里人很少下地干活,很清闲,一年四季都不缺吃。山里的核桃、枣、梨一年都有果子吃。野猪、野鸡、羊鹿子随便打,一年吃肉不断。”夸她侄子说:“人长得很排场,方圆十里找不到一个能比上的,大个子一米七八,人白净,干活麻利,尤其是个打猎行家,枪法准,打野猪从来不放第二枪。那野猪肉吃起真香!每次回娘家,娘家人顿顿吃的都是肉,不是野猪肉就是鹿肉,还有那野鸡肉、野兔肉,我一吃就是十数八天,吃得都不想回来。那像咱这里,人多地少,都吃不饱,更不用说吃肉了,一年都吃不上几回肉。穿的是狐狸皮,戴的是兔绒帽,床上铺的都是狗皮、鹿皮。”说得福莲直咽口水,觉着有吃、有穿就是人间天堂,这正是她向往的幸福生活呀。三婆还对福莲说:“山里人实在,不斗心眼,对人都是心换心,没有看不起谁,小瞧谁。我那侄子枪法准,出入背着枪,谁敢欺负他?对他都毕恭毕敬!给他说的媳妇能排一个连,他都看不上,非要在咱前塬找个媳妇,说咱前塬女娃见识广,懂得多,又会做茶饭。”这一席话一下说到福莲心里了。由于父母双亡,家庭贫困,往往被村里人歧视,少不了受人欺负!一想到自己嫁过去不缺吃,不愁穿,又受人尊敬,何乐而不为!于是答应了三婆见面。 
  三婆安排在她家里见面,时间是晚上。三婆家的窑洞很深,煤油灯光显得很暗。福莲第一次相亲,有些害羞,进去的时候低着头,撇了一眼,只觉得是个男的,压根就没有看清男方的长相。他坐在炕沿上,没有起身,也不知他有多高。男的一直低着头,估计也没有看清福莲的相貌。福莲进去几分钟,没有说一句话,三婆就把福莲叫了出来,问她觉着咋样?她说没有看清。“这娃!叫你干啥去了?专门叫你去看,你说没有看清!好了、好了,不说啦!没有看清再进去看!”三婆不高兴地说。福莲不好意思再进去看,只好说:“算了,算了,不看了,我听你的,你给我做主。”三婆说:“这不对了,好!那就是成了!我找人看个日子,今年年底就结婚,人家还等着抱孙子哩。” 
  福贵一直不愿意这门亲,认为把妹子给了山里去了,让人笑话,叫妹子退了这门亲,妹子犹豫不决。三婆隔三差五的往她家跑,说她弟、弟媳妇多好、多好,一个儿,没有女,过了门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疼爱。福莲失去了父母,缺少了父母的疼爱,这些话说到了福莲的心里,说得福莲铁了心,一定要去过那天上人间的生活。(节选一)

编辑:何松军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名称:陕西耀客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00757号-1
联系电话:0913-2129830 地址:渭南市东风大街41号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