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思想 生活 互动 视频 专栏 记事本 权威发布
首页 > 专栏 > 列表

迁坟(节选三)


■李拥军
  
  北方乡村的傍晚,当晚霞消退之后,天地间就变成了银灰色。乳白的炊烟和灰色的暮霭交融在一起,像是给墙头屋脊和树顶都罩了—层薄薄的玻璃纸,使它们变得若隐若现,飘飘荡荡,很有几分神秘的气氛。田帅出现了,老远远福花就辨认出了他,他也看见了福花,见面时他们没有说话。福花跟着田帅保持着一段距离,一前一后地来到放映场。电影场里已是黑压压的一层,电影是由人民公社的放映队放映的,一年放不了几次,所以看的人很多,生怕耽误了这一年都难得的好机会。前面已经坐满了人,田帅坐在了最后,席地而坐,福花找了两块砖头,递给田帅一块,自己一块,坐在田帅旁边。那天放映的电影是《被爱情遗忘的角落》。开始的时候,他俩还有些距离,随着来的人越多,越来越拥挤,慢慢的他们相向而挪,挨在了一起……当演到荒妹和许荣树拉手的镜头时银幕下许多人都低下了头,有的虽然低着头,却不时地抬眼偷看。他俩也低下了头,相互斜视着,手慢慢地碰在了一起……他抓住了她的手,她心里突突的,生怕别人看见……她头靠在了他肩上…… 
  没有不透风的墙,他俩的举动被偷偷暗恋福花,并尾随福花的同班同学田超看得清清楚楚。田超把他看到的告诉了田帅的父亲。田帅父亲是个暴脾气,当听说儿子和陈福花谈对象,便狠狠地教训了田帅,坚决反对田帅和福花来往。原因是:福花家太穷,将来拖累大,会连累他们家的日子。门不当户不对,将来进了家门生活习惯不同,容易产生矛盾,引起纠纷。青春期的孩子叛逆性强,父母越是反对,田帅越是反抗。 
  他俩关系却越来越好,来往越来越深,起初还只是晚上偷偷地出去到村东头僻静处约会,后来干脆就不避人,白天也在一起。 
  福花家的日子穷,缺吃少穿,田帅经常接济福花,给她带好吃的,好穿的。福花也经常给田帅洗衣服,纳鞋垫。 
  尽管所有人都看不惯他们的所做所为,但内心还是很看好他们的,认为他们才是郎才女貌,天生的一对,地造的一双。 
  初中毕业了,田帅、福花双双考上了高中。高中在县城,距他们村庄比较远,上学得背馍,这对福花来说就是个大问题,哥哥得忙农活,回家还得做饭,每周得给福花蒸一周的馍,热天得蒸两次馍,周三还得送一次。福贵鼓励妹妹去上学,再忙再累他不嫌,只要妹妹能学好习。妹妹觉得哥哥太累,太辛苦,年龄大了还没有找下媳妇,因自己上学而拖累哥哥于心不忍,坚决要放弃学业,在家给哥哥当帮手。 
  关于妹妹福花和田帅谈对象一事,陈福贵是知道的,他不止一次的警告妹妹,他俩的婚事成不了!田帅是个陈世美,一旦远走高飞,就什么承若都会忘得一干二净。他父母不同意,勉强结了婚,会被他家人瞧不起,不会有好日子过的。劝福花早早退了心,另做打算,福花就是不听。这次福花说啥也不愿上高中,福贵无奈,觉得这样也许还是好事,分开了他俩感情就会越来越淡,慢慢的自然就会分手。 
  田帅见福花不上高中了,他也不想上去,他要和她在一起。田帅父母知道以后,狠狠地教训了他,说:“你如果不想上高中,就别想和福花在来往!”田帅思考再三,如果去就会和福花继续来往,不去很有可能被逼分手。他不想和父母弄得太僵,毕竟自己还没有独立,一切生活来源还要靠家里,于是就勉强答应了父母去上高中。 
  福花和田帅来往很深,已经私定了终身。送田帅上高中去的路上,福花告诉田帅:“你好好念书,我看好你,将来你一定会有出息的,我等着你娶我。”田帅告诉福花:“等着我,每周我回来一次看你,今生非你不娶!” 
  田帅上了高中,高一的时候每一礼拜都回来看福花,有时候还一周回来两次。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去村东头那颗柿子树下,一待就是一个晚上。高二以后田帅看她的次数就少了,有时候一周也不来看她。福花去学校找过他,他说学习很忙!不努力就赶不上。福花理解他,她不能影响了他的学习,也就不再去学校找她了。后来一个月都不见田帅来看她,她有点不放心,她从同学处打听他的消息,得知他有了新女朋友,是城里人,也和他是同桌。 
  福花绝望了!她觉着凭自己的条件已经无法和别人竞争,感觉自己被抛弃了。她大哭一场,连着几天吃不下,睡不着,她觉着活着已经没有多大意义,她想到了死。一次她跑到水库去溺水,跳进去后发现水位不够,还没有自己高,根本淹不死。一次天不亮她去跳窖,被村里的张四挑水时发现,狠狠地骂了她一顿。 
 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没有月光,福花不怕,她拿了条绳,走向村东头偏僻处那棵柿子树。她把绳撂过一个横着的树杆,套在脖子上。可是,不管怎样她的身体就是离不开地面,她蹦跳了多次脚还是回到地面。福花一心想死,想着法子都要死。天老亮了,太阳升起在东山头,阳光照耀在柿子树上,照耀在她身上。柿子树下,她站在石头上,脖子上拴着绳索,挂在树杆上,不停地摇摆着,晃荡着…… 
  上地的人发现了她,把她解了下来,喊来了她哥陈福贵,陈福贵把她背回了家,劈头盖脸的一顿骂:“没有良心的,父母把你养这么大容易吗!你就这样一走了之?幸亏阎王没有收你,要是收了你,到了阴间父母也不会原谅你!”后来福贵对妹妹严加看管,不让出门半步,并收拾了家里一切能够自杀的器具,不断的给她做思想工作。福花钻了牛角,时间不长,她人失了相,身体发瘦,皮肤发黄,眼睛跌进了深坑,无精打采,走路似乎风都能吹倒,别人都说她看起来就像神经病。 
  她觉得男人都是骗子,海誓山盟都是骗人的鬼话,她要远离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,越远越好,永远都不要回来。 
  福花年龄不小了,依然没有人上门来提亲,原因有几个:福花和田帅谈恋爱的事左邻右舍都知道,她坚决要自由恋爱,反对媒婆介绍,所以给她介绍对象的人很有顾忌;福花失恋对她打击很大,一心想死,人看起来很不正常,当年的那个充满青春活力、朝气蓬勃的校花已荡然无存;福花的哥哥陈福贵因福莲的婚事打了媒人三婆,这事传得沸沸扬扬,说啥的都有,没有人再敢登陈家的门。所以福花找对象的事一直无人问津,和她同龄的女孩早都结了婚,有的都有了几个孩子,而她还是孤身一人,成了剩女。 
  陈福贵还是光棍一个,一直找不下媳妇,有个媒客(男媒人)就给福贵出了个主意,用小妹换亲,他当然不愿意,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,总不能自己一辈子不结婚,断了陈家的香火;妹妹总不能老待在家里,一辈子不嫁人。 
  小妹妹福花在感情上受了挫折,别人向她提了这事,她有些犹豫,后来经过再三思考,与其死了还不如成全哥哥,给哥哥换个媳妇回来,也就算报答了父母、哥哥的养育之恩,于是她答应了媒客,要给哥哥换亲。 
  换亲 
  福花失恋后精神崩溃,被哥哥关在了门里,成天郁郁寡欢,不可终日。既然死不了,就想着逃避现实,远走他乡,越远越好,最好能隐居山林。 
  本想着一辈子不找男人,独身到老,却遇到媒客上门,给哥哥提亲,条件是用她来换。起初她不答应,后经媒客再三开导说服:“你不想活了,还要替你哥哥着想哩,快三十的人了还没有媳妇,这样下去恐怕将来连给你大、给你妈烧纸的人都没有了,你们陈家人都会成为孤魂野鬼。娃呀,还是好好想想吧!”福花认真地思考了媒客的话,觉着媒客说得对,哥哥年龄越来越大,找媳妇越来越困难,这样下去陈家就会没有了后,将来我们兄妹死了,连个上坟烧纸的人都没有,陈家所有的亡灵可不就都成了孤魂野鬼啦!我不能这么自私,我要为陈家香火着想,于是答应了媒客换亲,但有个条件:“走得越远越好!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最好秘密进行。”媒客应许了。福贵却犹豫不决,对媒客说:“我父母走得早,留下我们兄妹三人,因我没有尽到长子的责任,没有替妹妹操到心,致使大妹妹福莲上当受骗,嫁到了山里,至今都不肯回来。如今又要妹妹给我换亲,走得又那么远,如果妹妹再不肯回来,我于心何忍?如何向父母交待?此事万万不可,我坚决不能这么做!”媒客劝说福贵:“你妹妹一心想死,羞于见人,让她给你换亲,走得远远的,换个环境,打消了她死的念头,让她有信心做人,又给你换回了媳妇,你们陈家会后继有人,子嗣不绝,一举双得,何乐而不为?” 
  福贵总觉得这样做不妥,对妹妹不公平,还是不肯答应。福花揣摩出哥哥的心思,主动找哥哥:“我愿意,换亲并不是为了你,而是为了拯救我自己,我想换个环境重新做人,总比我呕死在这儿强。你这样看着我,看得了一时,能看我一辈子?”福贵觉着妹妹说得在理,只要妹妹不再寻死,坚强地活下去,说啥他都答应,于是同意了换亲。 
  福花一心想突破传统观念,不愿通过媒妁之言决定终身,想通过自由恋爱选择伴侣,结果却被抛弃。抛弃后,她依然没有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。她太看重对人的感情,太珍惜她的初恋,太顾及她的名声。没有摆脱传统观念,却被传统观念压迫得喘不过气来,甚至于她要以死来毁灭自己。假设当初福花自私一点,暂时不替他人着想,暂不为家庭考虑,有远见一点,克服一下困难,坚持去上高中,用知识武装自己,强大自己,也许被抛弃的就不是她而是田帅了,她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。 
  如今落得这番田地,怪谁呢?有人说封建思想、传统观念杀人;有人说心太善,好人往往得不到好报;有人说突破就得付出,心慈就会被伤,还有人说,苦果都是自己种植的。 
  媒客给福贵说的换亲的那家的确很远,在百里之外的秦岭山中。他们是当年从河南逃荒过来的。父亲老宋挑着担子,一头挑着儿子宋楠,宋楠当时只有三岁;一头挑着女儿宋牡丹,宋牡丹当时还不到一岁。母亲郭淑霞也挑着担子,一头挑着被褥,一头挑着锅碗瓢盆。因为被洪水吓怕了,不敢在关中平原定居,觉着秦岭山高,不会发生水灾,就躲进了秦岭山的半山腰。在山中伐了些林木搭建了一间茅草房,一家四口就算定居下来。他们开垦了一片荒坡,种些庄稼。平时也采择野果和狩猎,总之靠山吃山,以山为家,秦岭山收留了他们,养育着他们。后来也陆续地来了几户乡党,结伴而住,形成了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。这里虽说与世隔绝,倒也清净安然。没有水患之忧,没有衣食之争,一切自给自足。秦岭山清水秀,空气新鲜,是天然氧吧,夏天多雨,云雾缭绕,如热带雨林;冬天冰雪覆盖,正如毛主席的诗词“银装素裹分外妖娆。”住在这里虽然饿不着,但也富不了。只是交通不便,消息闭塞,与外界隔绝,犹如猿人一般。孩子们不上学,自小就学习生存之道,所以生存能力很强。老宋夫妇来到一个新的地方,一时还难以适应这里的环境,先是老宋患了风湿性心脏病,后是郭淑霞患上了关节炎。在宋楠十二岁的时候,父亲因突发心脏病去世,后来母亲的关节炎越来越严重,直到不能动弹,躺在了床上,一躺就是十几年。宋楠和妹妹宋牡丹常年照顾躺在床上的母亲。宋楠26岁了还找不下媳妇,也难怪,谁愿意把女儿嫁到这深山老林里?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没有处看,孩子们都无处上学。宋牡丹24岁了,早都该嫁了,按照当时的风俗习惯14岁至16岁就该出嫁了,就是因为这里与世隔绝,与外界很少来往,因而说媒的很少。到是来了几个给宋牡丹提亲的,母亲不愿意,一直压着,原因是哥哥还没有找下媳妇,如果哥哥实在找不下了就用妹妹来换亲。另外,这里村子很小,接触面又窄,彼此都沾亲带故,没法自由恋爱。宋牡丹自然就没有嫁出去。(节选三)

编辑:何松军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名称:陕西耀客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00757号-1
联系电话:0913-2129830 地址:渭南市东风大街41号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