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思想 生活 互动 视频 专栏 记事本 权威发布
首页 > 专栏 > 列表

重生(短篇连载4)

 
  
  4.从千万富翁到阶下囚
  一个女子,白手起家,如何挣得数千万资产?
  吴胜明说,可能和经商的遗传基因有关,当时的她认为挣钱靠智慧也耍“手段”。
  她的老家嵊州,是中国乃至世界有名的“领带之乡”。有2000多年历史的嵊州,商业传统绵长,并在清代中后期鼎盛一时。从小耳濡目染,跟长辈学做生意的吴胜明,学到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意经:祖父心善,诚信经营,时常做好事施舍穷人;父亲刁滑,比如卖米时,加粉,喷水,只为多赚钱。
  改革开放之后,吴胜明紧跟“潮流”,逐渐做起了“倒爷”。她到广东等地大量购进收音机、布匹等紧俏商品,再倒到西宁、西安、郑州等地销售,赚得人生“第一桶金”。
  当时,老百姓多穿棉布,穿尼龙布是时髦。很多商人倒布赚钱,她是其中之一。“批发布料,论斤卖,别人都抢着挑重的,我不抢,等着要他们挑剩下的。”“大方”背后,是吴胜明心里有数的精明——她发现重袋子里多是碎布,轻的是大块布。老板看她不抢不挑,货底儿全要,夸她人好,主动再给她优惠。低价买来布后,吴胜明再找人深加工,做罢上衣、裤子,再用布头做小孩衣服、拼单子,卖好价钱。
  吴胜明的业务涉及建材、轻纺、机械、家电、化工等诸多行业。因为当时的商品供给能力远远低于需求,谁能组织来货物,特别是紧俏货物,谁就能获得利润。
  为了平抑物价,平衡供需矛盾,国家对部分紧缺物资仍然实行计划调拨的政策。吴胜明将目光转到了计划调拨物资上。1985年夏天,吴胜明通过疏通关系,拿到了进口48辆高级轿车的计划。按照政策,吴胜明无权经营汽车。仅此一桩买卖,她获利百余万元。
  同一时期,吴胜明在福建省组织到了价值520万元的高档布料。她将这批布料销往上海的服装生产厂家,并获得用该批布料生产服装的销售垄断权。而这批布料的来源却是台湾地区,是国家根据福建省的实际情况,允许福建省与台湾地区进行的某些指定商品的交易。
  1985年夏天,无权经营汽车的吴胜明,通过疏通关系,拿到了进口48辆高级轿车的计划,获利几百万元。
  不顾一切忙赚钱的吴胜明,很快尝到了苦果——赚到的钱,变成了冰冷的手铐,她失去了自由,还有家和孩子。
  上海市警方发现了她投机倒把、诈骗行为的证据。52岁的吴胜明被抓,吴胜明此时已万念俱灰,但她唯一担心的是宝贝女儿会因为她的事,身心受到伤害。于是,她苦苦央求办案人员和丈夫张林,别把被捕入狱的事告诉孩子。
  1986年11月1日,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罪、合同诈骗罪数罪并罚,判处吴胜明死刑。后经上诉,一年后,高院将她改判无期徒刑。5.母女相隔铁窗书信传递相思泪
  入狱一年多的时间里,张林按妻子的交代,一直对艳子封锁消息。他告诉孩子:“你妈在做一笔大生意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。”艳子起初深信不疑,后来终于从邻居嘴里听到一些风声,她缠着爸爸追问实情。
  张林不说,女儿将刀片架在自己手腕上,张林迫于无奈,告诉了孩子真相。艳子哭干了眼泪,追问爸爸:“监狱冷不冷,妈妈冷不冷?妈妈在那儿能吃饱吗?”
  1987年底的一天,张林带着女儿来到上海提蓝桥监狱。天降大雪,没有带足衣服的艳子冻得瑟瑟发抖。在监狱大墙外,娇弱的艳子站在纷飞的雪花中哭喊着妈妈的名字,在狱警帮助下,一家人破例相见了。隔着一层冷冰冰的铁网,见到艳子,见到丈夫,吴胜明浑身颤抖。艳子把手指从网眼穿过,放在妈妈的嘴里,吴胜明也艰难地把手指伸进网眼,交给孩子……“孩子,妈妈做错了事,恨妈妈吗?”艳子拼命地摇头。
  “告诉我,什么时候您才能走出这铁网!”女儿的这句话击得吴胜明泪流满面,她垂下眼睑无言以对。狱警善意地为她解了围:“你妈妈5年之后就能出去。”艳子呆呆地说:“妈妈,我等你5年,每周给您写信,你要是闷得慌,就看我的信。”
  10天后,吴胜明收到了女儿的第一封来信———
  “妈妈,我多么怀念咱们住在三间平房里的那些日子。经过这场变化,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。妈妈,上天让我们经受苦难才能得到幸福,我会做到的,我保证好好学习,您也尽最大的努力改造自己,好吗?我用眼泪给你加油……”信纸顷刻湿透了。
  女儿的话句句敲击着吴胜明的心。此后,读女儿的来信成了吴胜明最快乐的事情,她不再颓废,当别人打扑克、下棋、闲聊的时候,她在看报写文章。每月评比劳动成绩,她都是名列前茅。
  1988年底,吴胜明被评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,得到入狱后的第一张奖状。她欣慰地写信告诉女儿:“女儿,我把奖状和你的信放在了一起,妈妈要感谢你,妈妈的进步和你的信是密不可分的啊……”
  女儿很快寄来一张自制的贺卡,女儿称,妈妈的奖状让她快活了三个月。但几次来信,她对爸爸却只字未提,原来,此时张林提出了离婚。
  张林的离开,其实是早已埋下了种子的。吴胜明风光无限的时候,张林已隐隐感到自卑。那时张林就已经与家中的小保姆有了不正当的关系,可由于吴胜明一心想让女儿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对此事就从未提起过,而张林在吴胜明入狱后就带着小保姆去了安徽,对于张林的离开,吴胜明早有预感并予以充分的理解。办完离婚手续后,张林再婚,而艳子被寄养在伯父家,那是江苏张家港一个叫杨舍的小镇。
  善解人意的女儿写信劝妈妈不要太难过:“妈妈,不管怎么样,在这世上还有爱您的女儿,女儿永远不会变,为了我,您要保重身体,好好活着,好好改造。”此后,母女俩一直通过书信传递相思。
  1990年底,看着人们欢欢喜喜地忙着过新年,艳子默默落泪。她问伯父上海离张家港有多远。伯父因为手头不宽裕,拒绝带艳子探监。艳子哭了一场后,决定自己攒钱,然后去看望妈妈。寒假里,艳子以补课为借口,天天外出糊纸盒。看到一天天多起来的钱,她觉得和妈妈的距离越来越近了。后来伯父知道了这事,被感动了,向亲戚借了500元,于1991年1月17日带着艳子去探监。吴胜明知道了艳子偷偷挣钱的事,一把将艳子紧紧搂在胸前。
  由于表现异常出色,1993年,吴胜明受到减刑嘉奖,刑期变为18年。她多想把喜讯告诉艳子,可漫长的18年对女儿又是一个什么概念?她犹豫了。有一年元旦,监狱举办联欢活动,监狱领导特地邀请艳子与母亲同台演出,这是艳子最幸福的一个节日,她拉着妈妈的手跳了一个舞,然后就静静偎在妈妈怀中……联欢会结束时,她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,不愿意离开。艳子泪眼婆娑地问:“我已等了5年,妈妈的刑期到底是多少……”“再等5年吧孩子,这次不是骗你了!”吴胜明悲哀无奈地欺骗女儿说。
  艳子开始了又一个5年等待。从那时到1997年,她一共给妈妈写了170封信。6.女儿死去
  吴胜明也在女儿的鼓励下不断进步。1997年9月,吴胜明再次减刑,欣喜之余,她决定将实情告诉女儿。
  命运的无情是那样的无法预料。1997年11月30日,因为收到了妈妈的一封喜报,艳子十分高兴,约了几个朋友在伯父家里跳迪斯科,身为农民的伯父勃然大怒,认为有伤风化。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,艳子极力辩解。
  伯父说:“这是我的家,你不准跳!”艳子被伤了自尊,她哭着说:“等我妈妈回来,她会告诉你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!”恼怒的伯父脱口而出:“实话对你说,你妈妈是无期徒刑,永远不会回来的……”
  艳子惊呆了。从富豪之家的掌上明珠,到寄人篱下的孤独少女,她脆弱的心理崩溃了。
  当晚,艳子给爸爸打电话,说要到他那里去住,张林没有同意,她说想搬出去租房住,张林认为不安全,更不同意。失望至极的艳子做了一件傻事,就这样在她16岁生日那天的下午趁着身边没人,吞下半瓶农药。服药前,艳子给一位要好的同学打电话,央求她定时替自己给狱中的母亲写信,谎称自己遭遇了车祸,右臂受损伤,不能执笔,信由他人代笔。
  吴胜明确知女儿的死是在两年后。那天,监狱派出两位领导找她谈话。他们认为,继续隐瞒真相对吴胜明将是更加残酷的事。
  得知女儿自杀身亡,吴胜明数次昏倒,她只有一个念头:追赶女儿的脚步。
  狱警还拿出了艳子的遗书———
  “妈妈,我错了,真的对不起您。若想我的话,就读以前的那些信吧,女儿在九泉之下保佑您。我知道您会痛不欲生,我请求您别走我的路,我已无法挽回了。在我眼中,您是有本事的,假如您有一天能出来,万万不要再想着赚什么钱,尽量去做点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吧。您可以收留那些寄人篱下的、无家可归的孩子或老人,假如您不答应,我是不会瞑目的……”
  字字泣血。吴胜明悲哀地闭上眼睛,她想了很久,决定为心爱的女儿延续生命。7、与女儿的情债
  提起女儿艳子,她立刻变得凄惘:“女儿给我的爱真的很多很多,我给她的却很少很少……”
  曾经,从女儿来到世间那一刻起,吴胜明暗暗发誓:一定要给女儿幸福,要把世间所有的爱都给女儿。
  在狱中,艳子经常给妈妈的信,在慰藉她那颗愧疚的心。艳子把对妈妈的爱都渗进了信里。她鼓励妈妈好好改造,争取提前出狱:妈妈,在我的心中,您一直都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。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受到挫折,我也曾怨过、恨过,可过后一想,我觉得我不应该怨,也不应该恨。这不过是命运对我的考验。如果我现在就怨、就恨,那以后我又该怎么办……不管您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如何,在我心中,您一直都是一位伟大的母亲,我最爱的母亲。
  狱中的吴胜明知道,善良的女儿心中一定隐藏着巨大的哀痛。可艳子却给母亲来信说:妈妈,我相信失去的一切,只要靠我们勤劳的双手肯定还能挣回来。我也相信妈妈回家后,我会有一个幸福无比的家。我现在的情绪也不再低落了,因为我知道,妈妈对我的爱是多么深沉,我是幸福的。我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向往。
  母女俩书信往来,憧憬着未来美好的团聚。女儿一封封情真意切的信支撑着吴胜明。从这近百封来信中,她想像着女儿的生活,感受着女儿的成长,同时也促使自己努力改造。鉴于她良好的表现,狱方把她的无期徒刑减到了有期徒刑18年。激动的吴胜明盼着艳子再来探监时亲口告诉她这个喜讯。
  但是,吴胜明和女儿却没能等到这一天。
  得知女儿自杀身亡,吴胜明数次昏倒。她只有一个念头:追赶女儿的脚步。监狱的队长时刻陪在她身旁:“你一定要扛过去,尽快地、健康地走出监狱。哪怕到女儿的坟上看一看,哪怕讲一讲你的忏悔,也算是对她生命的交代……”
  吴胜明更加积极地接受改造。她连续出任服刑人员小组组长。从2000年起,她连续担任监狱民主管理员。她编导的小品取材于监狱女囚的真实故事,在多次比赛中获奖,还被邀请在社会上演出。到2003年,她一共获得7次减刑。
  吴胜明迈入了一种新的人生境界,开始了积极而昂扬的新生。吴胜明怀念女儿的文章累计达6万字,多数被监狱内部刊物《新荷》《劳改报》《大墙内外》等发表,感染和改变了众多服刑犯人。
  此后,吴胜明还以自己的经历为素材,写出了长达6万字的小说《囚路》。《囚路》在监狱自办的小报上发表。上海剧作家黄允偶然看到《囚路》后,大为感慨,以《囚路》为蓝本改编制作了8集电视剧《罪犯与女儿》。《罪犯与女儿》在监狱举行首播仪式,观看该剧的管教和服刑人员哭成一片。电视剧在社会上播出后,反响强烈。成千上万的观众被剧情感动得流下了眼泪……(未完待续)

下篇:中年涅槃

编辑:何松军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名称:陕西耀客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00757号-1
联系电话:0913-2129830 地址:渭南市东风大街41号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