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思想 生活 互动 视频 专栏 记事本 权威发布
首页 > 专栏 > 列表

迁坟(节选四)


  郭淑霞有个弟弟,也是逃荒来的,逃到了铜川,在铜川下煤窑落脚下来。他一直为外甥宋楠外甥女宋牡丹的婚事操着心,留意了几年都没有合适的。一日从同事那得知了陈福贵兄妹还没有婚嫁,年龄相当,又遇陈福花失恋,一心想隐身外地,觉得这是个好机会。所以就隔三岔五的往福贵家跑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说通了陈福贵,说动了宋牡丹,答应了换亲。

  初七晚上,福花突然提出要去父母坟上,这一提,把福贵提灵醒了。明天妹妹就要出嫁了,自己也要娶妻了,是人生的一件大事,得向父母告知一声,听听父母的意见?顺便给父母送些纸钱。因事出突然,事先没有准备,家里也没有现成的烧纸,得跑十几里路去城里买,天晚了,即使跑到城里,也不会有开门的商铺了。他想到了才过完白事的白家,他家肯定留有烧纸。他就去借,叫开了门,福贵道:“叔,你家有剩余的烧纸么?借我一刀。”王叔:“有,你借烧纸干啥?”“福花明天要出嫁,走得很早,来不及买,事出突然,也没有准备下。”福贵答。白叔很吃惊:“福花嫁出去了?”“嗯,嫁了,给我换亲。”福贵回答。王叔说道:“换亲好!一举两得,是该上你父母坟上去报个喜的。”说完吩咐媳妇去拿。媳妇没有动,说到:“烧纸哪有借的?头一回听说,借烧纸就是借财运”。福贵碰了一鼻子灰。实在没有办法了,他想到用其他纸来代替,找遍了家里,没有找到一张净纸。忽然,想到前一段时间给人家要的几张准备糊窗户的报纸,他掀起炕上的席,取出那几张旧报纸,折叠成16开大小,用镰刃裁好,数了数,不够一刀。他又想到了前一段时间给人家出水泥时捡拾的牛皮纸水泥袋子。也找出来,裁了,摞成一沓,合起来勉强够一刀了。要用钱印,他取出藏在瓦瓮里准备娶媳妇用的钱袋子,倒出了几张五元的、两元的、一元的、还有些毛毛钱和硬币,连一张十元的都没有。本来纸就少,用五元钱印了,就更少了,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他挑选了两张相比较新的五元钱,硬着头皮,来到村里家道比较宽裕的老王家门口,叫开了门:“叔,帮个忙,给我和一张十元的。”叔吃惊地问:“把福花嫁了?收了多少彩礼?”福贵说:“想去我大、我妈坟上烧些纸。”哦,明白了,你是要印烧纸,要印最大面额的,要大团结,叔有,我给你取,说着就进了里间,拿出了一张暂新的十元钱,说:“早都该烧了,多烧些,不能叫你父母在阴间还受可怜。”福贵连忙道谢,拿了钱回来,扫了一片净地,把“火纸”整整齐齐地放在上面,压实,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,从怀里掏出那张暂新的大团结,工整地拓在火纸上。

  福花要一个人去坟上,福贵不放心,紧随其后。夏天的夜晚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闷热,抬头看不见星月,伸手看不见五指。田野里静的出奇,公墓里黑压压的一片,隐隐约约能看到坟堆的轮廓。福花看清了父母的坟,径直走向父母坟前,福贵紧跟着。福花扑通一声跪在坟前,福贵不敢怠慢,也跟着扑通在地。福花很郑重地磕了三个头,头在地上磕出了声,在这寂静的公墓里听得很清。这三个响头,一声比一声沉闷,敲打在福贵的心上;这三个响头一声比一声厚重,足以叩醒地下沉睡的父母。福花说到:“大、妈,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,走得很远,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今来向您二老说一声,我不愿意离开这生我养我的地方,不愿意离开你们,可我没有办法呀!人人都骂我流氓,当初我不在乎!为了不重蹈姐姐的覆辙,为了追求我的幸福,我是谈恋爱了,我是和我心爱的人在一起,我打算和他过一辈子的。我没有生活放荡,我没有作风不正,我不是流氓,我只和他一个人好。可他抛弃了我,人言可畏,众口铄金。叫我一个弱女子怎能抵抗得住?咋能在这里活下去!”福花哭着说着,伤心至极,福贵听得也落下泪来。赶忙磕了三个响头,拿出怀里的“烧纸”点着,眼泪长行短行的,烧着、哭着:“大、妈,都是我不好,我没有照看好咱家,让两个妹妹受罪了。我对不起你们啊!如今又要让妹妹给我换亲,我实在不忍啊,还望父母大人饶恕!”说完磕头如捣蒜,头在地上咚咚的响。

  远处传来一声响雷,一阵风起,吹得新坟上的花圈沙沙作响,吹得火纸的火苗窜了起来,星火纷纷。透过火光似乎看到了父母的身影,隐约听到了父母的声音:“娃呀!你要好好的活着,只要活着生活就有希望……”福花满眼泪花,泪珠顺着脸颊流下,流在下巴上,如线珠子一般滴在地上,湿了一片。一道闪电撕破天空,一声炸雷,响彻头顶,斗大的雨点落了下来。福贵拉福花起来,福花不肯,瘫坐在地上,任凭雨滴落打……

  第二天天不亮,福贵引着福花,去火车站。出村口时,福花回过头来,望着那还在熟睡的村庄,跪在地上认真地磕了三个头,决绝的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几经曲折,来到了宋家。十几个人等候多时,簇拥着新娘、新郎拜堂成亲。拜完堂,福花进屋,来到宋母床前,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。宋母拉着福花的手,老泪纵横,说不出话来。福花握住她的手,感到丝丝温暖,这久违的暖让她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“妈”……

  福花是个没有妈孩子,缺少母亲的爱,如今有了母亲,这让她受伤的心得到了些许慰藉。
  宋家招待大家的是连锅面,吃完饭,福贵领着媳妇宋牡丹准备回家。临行前福贵对宋楠说:“妹夫,我妹子就交给你了,你要好好地待她,可别让她受委屈!”宋楠把他们送出村口,对福贵说:“妹夫,我妹子就交给你了,你要对她好点,可别委屈了她!”到底谁是谁的妹夫福贵也说不清,总之福贵引着媳妇回了家,住在一起,就算成了亲。

  生产队为了照顾福贵,觉着他上过高中,有知识,就安排他在村里的小学教书。当时还是复式班,一、二、三年级在一个教室,他既是校长又是教师,教三个年级的所有课程,数学、语文、体育、音乐他一个人教。

  福贵结婚快八年了,一直没有孩子,他小妹的孩子都上了小学。福贵媳妇烧香拜佛,求神问医,依然没有反应。一天,媳妇请神婆给看,神婆说,他家的坟穴位不好,得赶紧迁坟。媳妇把这事告诉了福贵,福贵根本就不信这一套,气得就骂:“她糊弄你哩!胡说八道!”福贵是个文化人,相信科学,决不信邪。他带着媳妇四处寻医,吃的药可以装一麻袋,跑的路堪比万里长城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了反应,媳妇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。宋牡丹喜得合不拢嘴,见人便摸着肚子说:“我有啦。”福贵也显得精神十足,干劲冲天。他教训媳妇:“看是神婆说的对还是科学方法对?凡事要动脑子,不要盲目,要相信科学!”媳妇看着大起来的肚子无话可说。过了六个月,媳妇突然肚子疼,流了好多血,他赶紧送媳妇上医院。医生说:“流产了。”气得媳妇连哭带骂:“你不是说科学对吗?科学咋没有保住我的儿子!”福贵辩解说:“总是怀上啦!不是科学你能怀上?”媳妇骂道:“怀上了个啥?当初我说坟有问题你就是不信,现在好了!”福贵很坚定,始终不相信与坟有关系。但考虑到媳妇才流产,避免惹她生气,还是口头答应下来,却内心里总是不想迁坟。

  陈福贵在学校里人们叫他陈老师,回到家里,媳妇叫他老陈。老陈有知识有文化,又乐于助人,村里的红白喜事少不了他管事,谁家有个难事总是找他给出主意。他在村里声望很高,村里人也都尊称他老陈。老陈不愿意迁坟的原因有三点。第一,他虽说当上了教师,拿上了工资,但勉强能维持家庭生活,当下还顾不上迁坟。另外,他答应母亲的柏木二五子棺材目前经济实力还达不到,还需再缓几年。第二,父母的坟在公墓里,要迁还得占自家的耕地,影响粮食产量。三是他不愿意接受他家坟穴不对的说法。他觉得迁坟很迷信、很丢人!媳妇成天嘟囔着,跟在后面不停地催。开始的时候老陈应付媳妇说:“你才流了产,血气太重,不宜拆迁。”第二年老陈说:“今年是父亲的本命年,不宜迁坟。”第三年他又说:“今年又是母亲的本命年,不宜动土。”他一边哄嗦着媳妇一边想着办法。后来老陈劝说媳妇:“既然现在按照迷信的方法迁不成,当下就得照科学的方子医,总不能让我陈家绝后吧,不管咋样,上次按照科学方法还是怀上了。”他终于说动了媳妇,于是,又带着媳妇走上了漫漫求医路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媳妇又一次怀上了,这次老陈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,最好的都留给媳妇吃,不让媳妇干任何地里的活,甚至一切家务他都全包。听了医生建议,给媳妇吃上了保胎药,胎终于保住了。八个月的时候媳妇早产,产下了一个男婴,体质很弱,在医院保温箱里整整呆了一个月。老陈喜得贵子,满面春风,他听了村里老人的建议,给儿子起了一个好养活的名字叫狗蛋。狗蛋出月的时候,媳妇交待,这次满月席要大办,还要放炮,这叫冲喜,把这几年的霉运冲掉。这次他听了媳妇的话,觉得应该让大家都分享他的喜悦。在学校财务借了三千块钱,家门口搭起了大蓬,请了学校所有的教师和全村人。排排场场地行了一场满月宴。(未完待续)

编辑:何松军
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名称:陕西耀客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00757号-1
联系电话:0913-2129830 地址:渭南市东风大街41号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