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思想 生活 互动 视频 专栏 记事本 权威发布
首页 > 专栏 > 列表

迁坟 (节选五)

 


  文/李拥军
  
  自从老陈喜得贵子之后,老陈在学校是个优秀老师,在家是个好丈夫,更是个称职的好父亲。除了学校就是家里,尽管很辛苦,但心里是高兴的。每次回家他都要和他的宝贝儿子玩,教儿子叫大、叫妈。老陈满心期待着儿子的第一声——大。一年过去了,狗蛋还是吐不出一个字;两年过去了,狗蛋还是闭口不言,也不会爬,只是傻傻地笑;三岁的时候,老陈慌了神,赶紧抱着狗蛋去医院。医生告诉老陈:“孩子身体没有问题,由于早产,受了影响,可能说话、走路会晚一些,要加强锻炼,细心照顾。” 
  听了医生的话,老陈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。回到家里精心呵护,万般疼爱,倾注了老陈夫妇全部的精力。终于在狗蛋三岁半的时候会翻转,在四岁的时候会爬了。五岁的时候会走了,但还是不会叫大、叫妈。既然会走了,说明医生说的对着哩,那一定就会说话,老陈坚定了信心,引着狗蛋满村子转,东家出西家入。一天老陈引着儿子转到了黑娃家,黑娃爱逗狗蛋,教狗蛋:“打你大,你打你大我给你糖吃。”狗蛋真的打了老陈一把,但没有得到糖,狗蛋气哭了。黑娃接着逗狗蛋:“你骂你大,骂你大叔这次真给你糖吃。”说着便从衣兜里捏出来一颗洋糖。狗蛋急了,上前去抢,抢了多次就是抢不到,急地蛮哭。老陈心疼儿子,劝说黑娃:“给娃先,给娃先,他叔,看把我娃急得都哭成啥样子啦。”黑娃就是不给,狗蛋越哭越凶,情急之中从嘴里哭出一个发音很不标准的字“大……”。老陈没有防备,儿子竟然叫出了声,激动得半天缓不过神来。等缓过神来,才想起来长长地答应一声“哦……”老陈的眼角挂上了泪花,上前一把抱住儿子,高高地举过头顶,一路小跑着,从村子北头跑到村子南头,大声地喊“我儿子会叫大啦!我儿子会叫大啦!……”从此老陈学会一招,对儿子不能太溺爱,必要时候还得心硬一点,尤其是在教儿子说话上。慢慢的狗蛋学会发简单的音,“大”“妈”“要”“吃”等。六岁的时候才将就着会说话,说得不利落,成了咬舌子。 
  七岁的时候老陈发现儿子不对劲,智力有点问题。村里人给狗蛋起了个外号叫“瓜瓜”。老陈不相信,领着儿子去省城医院检查。医生告诉老陈:“孩子智力有障碍,是先天性的。”老陈问医生能医治吗?医生说:“治愈不了,就看后天恢复的程度了。”老陈回家把结果告诉了媳妇,媳妇就骂:“我说你陈家坟冒了气,你就是不听,死活不迁,现在好了,要下一个瓜瓜!”老陈气急了,反骂道:“都是你的问题,没有结婚之前,我家还好好的,人老八辈脑子都没有问题。自从你进了我家,家里就没平顺过。”老陈媳妇坚持说是坟有问题,老陈坚持说是她遗传基因的问题。就这样成天吵吵闹闹,永无宁日。 
  狗蛋十岁开始上学,在学校里难免让同学们欺负。同学们说他是瓜瓜,嘲笑他不会拿书,把书拿颠倒着念。下课了不去上厕所,上课了喊要尿尿。狗蛋智力差点,但狗蛋比同级学生年龄大、身体好,气急了的狗蛋就会动手,下手很狠,常被老师批评罚站。好多家长都找到学校,老师给人家道歉,老陈给人家赔礼、看病,老陈很正直,错就是错,对就是对,既然儿子闯下了祸,咱就得认错,得揽巴。时间长了,班主任都不愿意要狗蛋,尤其是开学报名的时候,老陈求爷爷告奶奶做尽了难!班主任都换遍了,人家学生已经上了五年级,他还在念二年级。实在没有办法了老陈就把儿子接到自己学校(老陈已经调到了完全小学),自己代儿子的班级,从二年级开始。老陈既是班主任,又是陪读家长。欺负狗蛋的学生少了,狗蛋惹的事也少了。就是一点,狗蛋学不懂,十六岁小学毕业,只会识数。实在上不成学了就辍学回家。 
  狗蛋在家啥活也不干,成天偷鸡摸狗。今天损坏了别人的庄稼,明天打伤了人家的孩子。在家里还经常和他妈干架。他妈打不过,就去学校找老陈告状。鼻涕一把泪一把,老陈烦心透了。看着娘儿俩就烦,实在不愿意回这个家。老陈学会了抽烟,学会了喝酒,学会了打牌。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他解救出来,让他忘记烦恼,找回自己。老陈不回家,老陈媳妇就领着狗蛋来学校不走,老陈就只好回家,继续和命运抗争!回到家里就是吵架,还是老话题——迁坟。老陈不迁!媳妇要迁!老陈熬不过媳妇,总不能为这天天吵架,只好答应迁坟。 
  老陈连凑带借,凑了一万块钱,计划找个阴阳先生,看个穴。买两合柏木二五子棺材,这是他承诺母亲的。一切计划停当,准备放暑假就迁坟。天有不测风云,快放假的一天,老陈媳妇急急忙忙跑到学校,告诉老陈:“家里的窑倒了!”老陈见媳妇没事,急忙问:“狗蛋哩?”“不在家!”老陈媳妇回答。老陈见没有伤着人,就放下了心,便给媳妇宽心说:“倒了就倒了,正好咱先给活人盖房。” 
  暑假里,老陈找到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,用工资抵押,在信用社贷了三万块钱。共四万块钱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凑合着盖起了三间简易瓦房。总算把娘儿俩安顿下来,迁坟的事就暂且搁置了。媳妇也知道欠了外债,没有能力迁坟了,就暂缓不提。 
  一晃到了狗蛋该找媳妇的年龄,老陈托人四处打听就是找不下合适的。狗蛋受人蛊惑,摔碟子掰碗,睡在炕上不吃不喝。老陈一心想给儿子找一个哪怕身体有残疾,只要脑子没嘛哒的,可就是找不下。实在找不下了,老陈还是认了那个理———“金花配银花,西葫芦配的是南瓜。”有人给狗蛋介绍了一个四肢健全,五官都没问题的。就是和狗蛋差不多,脑子有些问题,还不如狗蛋。老陈认了,只要人家不嫌弃。老陈掏了个大价钱,彩礼八万,八万就八万,老陈咬了咬牙,唯恐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,这样的相也实在难当! 
  老陈是个霍达人,在学校里和同事们关系处得很好,人很有能力,书也教的不错,没有架子,性格随和。学生们都很喜欢他,爱上他的课,经常和他黏在一起。他可以说是桃李遍天下,学生各行各业都有,有的还干得比较大。一大部分学生都和他来往着,学生们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遇到了困难,都经常向老师讨教,请老师给当参谋。一听说陈老师要给儿子结婚,纷纷赶来帮忙。老陈指定了总管,总管把一切安排停当。迎亲队伍是一支由八个黑色的帕萨特轿车组成的车队。天不亮就浩浩荡荡地出发,开赴秦岭山根。来回三百多公里路,一路颠簸,从来没有坐过这么长路的新郎官狗蛋晕了车。晕得还不轻,回到家里下了车就吐,吐得提不起筒子。从房前吐到屋后,躲到厕所不肯出来。结婚仪式一等再等,实在等不住了,老陈就发了话:“先开席!”后来总管派了两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把新郎架上堂来,新娘笑得前仰后合,两个人搀扶着新郎将就地拜了堂,就把新郎抬进洞房,草草收场。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子打乱了总管精心安排的结婚仪式。总管只能招呼大家,让大家吃好喝好。那天老陈喝多了,喝得眼泪长行短行,一言不发,只是喝闷酒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老陈不认命,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他家的这个现状。学生们从来没有见过陈老师流泪,见状立即停止了敬酒,赶忙上前相劝。总管劝老师:“陈老师,坚持住,喜事么,不哭!”谁知这一劝,陈老师“哇”地哭出了声:“好学生哩!老师活得和人不一样!老师心里苦!”陈老师一哭,学生们都落了泪。 
  婚后的第二天晚上狗蛋就和英英在房间里打架。半夜三更英英撞开了老陈夫妇的房门,吓了老陈夫妇一大跳!英英告状:“你儿子耍流氓哩!”老陈夫妇劝说:“夫妻之间不叫耍流氓,赶紧回房间去吧。”英英就是不走,整得老陈媳妇起床把英英拉回了新房。英英对着老陈媳妇说:“叫你儿子不要碰我,再不管好你儿子,明天我就去告派出所!”老陈媳妇只好答应,哄嗦着儿媳妇赶快睡觉,英英就是不上炕,硬要睡在沙发上,一直折腾到天亮。老陈媳妇回到房间就骂老陈,老陈只能陪着笑脸劝说媳妇:“慢慢来,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。 
  老陈媳妇经常给英英比方着说,哄嗦着说。傍晚就催着俩人进房间,把尿盆给提上,把房门从外面栓上。早上起来再去给开房门、倒尿盆。倒尿盆时还要特意看看尿液颜色变了没有。在老陈老婆一年多的不懈努力下,英英再也不喊流氓了,也不告派出所了,狗蛋也再不打媳妇了。说来也奇怪,自打狗蛋和英英结婚之后,两个人的智力都有所好转,狗蛋再也不睡着不起来,脾气也好了许多,还学会了干许多活。狗蛋媳妇也能收拾房间和做些简单的饭菜了。 
  英英怀孕了,老陈夫妇满心欢喜,只盼着孙子尽快降生。狗蛋知道自己就要当父亲了,勤快了许多,除了干好自己地里的活,还在外面打些零工,挣点零花钱。狗蛋、英英也都享受上了政府对残疾人的补助政策,每月都有一定收入。老陈的工资每月也涨到了三千多元,家的生活逐步好转。老陈坚持着“事在人为”,终于有了一点成效,他要继续努力,绝不向命运低头! 
  狗蛋结婚两年后,英英产下一个女婴,足月出生,身体很好。老陈没有灰心,尽管计划生育政策很严,但国家对残疾人没有生育指标限制,狗蛋还可以再要。老陈给孙女起了一个名字叫盼盼,盼盼一天天地长大,长得像男娃,身体壮壮的。慢慢的老陈发现盼盼脑子也有些不正常,有点八成,这让老陈十分苦恼。 
  开始的时候还可以躲在学校不回家,后来退休了没处躲藏,就只有回到家里。在家里看着这一大家子就发愁!加上媳妇又开始嘟囔,再次提出了迁坟的事。(未完待续)
 

编辑:何松军


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
主办单位名称:陕西耀客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18000757号-1
联系电话:0913-2129830 地址:渭南市东风大街41号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